Únor 2017

Blooming the beauty of life

28. února 2017 v 3:00


  一朵小花,一片樹葉,短暫一生,卻體現出一個博大的世界。草木枯榮,花開花落,詩人們總要歎"昨夜西風調碧樹""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然而"淚眼問花花不語",花草依舊遵reenex 效果循自然規律,泰然自若地生長、調零。

  花中最具代表的要屬曇花了。曇花只開一夜,是最初的一夜,也是最後的一夜。它極端美麗:雪白如銀的花瓣,光茫四濺,幾乎要灼傷人目;倩雅幽香,彌漫四周,似乎迷醉了觀花者。它一夜盡情綻放無悔,花期雖短,卻徇爛至極。

  總覺得曇花是極配荊軻的,易水上慷慨高歌:"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曇花性情也是極剛烈的,綻放一生的美麗,沒有一絲保留,坦然面對曇花一現的悲涼,宛如一位舞女在表演一生中唯一的一次舞蹈,每一個動作都有驚心動魄的美,在輝煌中怒放!

  草木中的梧桐與曇花實在相差甚遠。梧桐是常見的平凡的樹木,安靜地生長--發芽、長葉、落葉,由嫩綠糖尿上眼治療變為深綠,再由黛青色變為枯黃,總是靜悄悄的,從不惹人注意。我家樓下便有幾株梧桐,它們生長在道路兩旁。淡淡夏日,它們便撐起一地陰涼,沉默地守護著人們,如同慈愛的母親將幼子攬於懷中。鳥兒常藏匿在濃密的綠蔭中,滿意地"啾啾"唱著,樹也高興起來,滿樹的葉子嘩啦嘩啦,像在笑似的。

  然而秋天終究到了,梧桐葉片片金黃,可它依舊安靜地立著,看黃葉一片一片地落下,偶爾有輕微的"沙沙"聲,是樹葉向樹幹告別,不哀怨,不憂傷。服從自然:奉獻一生後終要死去,為下一季的綠葉準備養料,"落'葉'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芽'"。好一種從容淡泊的大度!

  草不謝榮於春風,木不怨落於秋天。誰揮鞭策驅四運,萬物興歇皆自然。

  曇花與梧桐,是兩種迥然不同的植物,一個如火如荼,一個安靜沉默。它們都在奉獻啊!只是方尖沙咀找換店式不同。曇花匯一生之力,求一次驚天動地的綻放;梧桐聚四季的能量,每一天都在默默付出。它們服從自然又抗拒自然,洞悉自然又糊途自然。在生命的輪回中或絢麗或靜美地綻放!

It is beyond the reach of wind and rain

13. února 2017 v 4:32

  嚴力朦朦朧朧地聽見了這一切,好像剛剛做了一個惡夢。捂住疼痛站了起來。走?還是留?在心頭纏繞啊!他想留下來,就得繼續裝死,而後就被悄悄地活埋掉。走!他不想死。也許根如新nuskin產品本就不該回來。
  
  "哇!"地一聲,是孩子醒了,在哭:"爸爸,你不要走!媽媽,我要爸爸!"
  
  嚴力搖搖晃晃著身體,站到了燈光下。
  
  母親手中的捆繩唰地滑落掉了地上。她略帶恐慌地向他伸出了一雙粗糙的老手,抖抖地問:"兒子,是你呀?你沒死?"
  
  他默默地笑著,握住那雙手,送近嘴邊吻了吻,點點頭。
  
  
  那年春天,格外溫暖。陽光整天都那麼和氣地照著大地,河裏的冰開始要解凍了,每日吱吱咯咯的哼哼著,仿佛在伸展剛剛睡醒的懶腰。
  
  就在那個春天裏,張雲海被綠原縣教育局發配到離城最遠reenex CPS 價錢的北河鄉,鄉教辦又把張雲海分派到離黃河北岸只有不到2公裏的鄉中心小學,鄉中心小學的校長又安排張雲海教一年級的學生。
  
  這樣,張雲海成為這所小學校曆史上第一位也是唯一的一位四年本科大學科班畢業的老師。
  
  那所小學,只有10名老師。除張雲海,校長蘇醒和教音樂體育美術的老韓外,都是結了婚的女教師。
  
  學校每個年級一個班,每個班不足20名學生。
  
  學校有三排用紅磚新蓋的教室,最後那排做教師辦公室的,卻是有三四十年曆史的破舊土房。張雲海就在其中的一間裏,搭了一張搖搖晃晃的木床住下了。
  
  學校沒有校牆,離開教室不足十米就是縱橫的溝渠和綿延的莊稼地。
  
  學校有兩個籃球場那麼大的一個操場,操場上是兩個籃球架,這是蘇家興操場上唯一的一個體育器材。